福建福鼎民间标会因高息融资频发倒会事件

2019-03-14 01:00

  民间标会是一种根据个人融资需求而设立的群众性互助组织,在我国沿海地区广泛存在。然而,近年来,民间标会逐渐变味,开展一些以高回报为诱饵,向社会公众广泛吸纳资金的非法融资活动。当高额回报无法接续,即发生“倒会”事件。自今年8月以来,福建福鼎市点头镇陆续发生民间标会“倒会”事件,并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波及周边乡镇。一名参与人员因被逼债跳楼自杀。当地政府称,“倒会”涉及会众6000多人,资金规模1.9亿元左右。《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赴福鼎进行了调查。

  杨德玲是点头镇一家海鲜酒店的老板,在朋友的劝说下,他参加了此间盛行的民间标会。“投入的资金有七八十万元。有三单是会首,七单是会脚。”杨德玲说,“刚开始还比较正常,后来利息越标越高,利息就还不了了,最后连本金都要不回来了。”

  点头镇的标会“倒会”始于今年8月份。据点头镇镇长詹照育介绍,今年8月份以来,受银根紧缩及周边个别地区“倒会”影响,加上少数参会人员的恶意透标,部分人员的资金链断掉,点头民间标会问题开始凸显,特别是8月20日,个别会首出现“倒会”并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民间标会,古称“互助会”,在我国由来已久,是群众在亲友之间通过互助来积少成多,筹措资金的理财方式。一个标单由一个会首和数名会脚组成,以一个有10人参加的“月标会”为例:每人每月缴纳1000元,总共产生1万元的基金;由参加者“竞标”,出利息最高的“会脚”可以拿走这1万元自由支配,然后每月付给“会脚”们相应的本金和利息;每月标一次,直到每个人都“竞标”过一次。

  这个标会的周期是10个月,“会首”在中间充当“服务者”角色,负责资金的筹集和发放,同时也获得相应的资金无偿支配权。通行的准则是,“会脚”们第一次交纳双份会费,一份作标会费用,另一份由“会首”使用,直到周期结束后归还。

  “参会人员被利益冲晕了头脑。”点头镇人民调解员陈德进说,一开始利息还比较正常,后来就越来越高了,造成资金缺口越来越大,“倒会”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在“倒会”发生后,部分群众情绪比较激动,要求政府出面帮助讨钱。

  “别人欠了我10万多元,我欠了别人也有10万多元。标会的资金应该是用来做生意的,但后来利息太高,有些人就专门赚利息了,一些人就把标会的钱拿来挥霍。”参加民间标会的海产养殖户陈常伍这样说。

  詹照育说,点头镇是茶乡,茶农、茶企比较多,短期资金需求比较大,而金融部门又没有办法满足,因此民间标会就比较发达。标会在点头镇主要用于民间筹措资金发展茶叶、蔬菜和海上养殖等生产经营活动。

  “从银行很难贷到钱,房子没有房产证,根本没有办法办理抵押,即使能贷到款,也要等很长时间。”杨德玲说,“从标会里标钱,既方便,又很快。”

  但在高额利息的诱惑下,民间标会愈演愈烈,直至走向它的反面。“前两年标金很低,利息也比较正常,到去年下半年,就不正常了,有时一个月投一万块,利息就有一、两千元。这样下去‘倒会’是迟早的事。”杨德玲说。

  据了解,随着点头镇的民间标会越做越大,连其周边乡镇,如白琳、潘溪、福鼎城区等地区的人也将钱投进来。

  詹照育坦言,到后期,点头的民间标会逐渐演变成以高回报为诱饵,向社会公众广泛吸纳资金的非法融资活动。虽经地方党委政府教育、劝导,但受高额利息的诱惑,许多群众依然抱着侥幸心理,我行我素。

  陈德进说,部分参与人员恶意透标,将从标会里标来的钱用来购置房产、车辆,挥霍掉,甚至不排除用于“六合彩”赌博。

  福鼎市在民间标会“倒会”发生后,立即成立民间标会清理整治小组(简称“清会办”),进驻点头镇开展标会清理整治工作。

  据“清会办”介绍,“清会办”遵循“政府引导、群众自主清理偿还”的原则,组织动员会首和已标会脚尽职履责、及时退款,不能全额退款的,由涉会人员自行签订欠款还款协议。同时,公安部门加大打击力度,对大的会首和恶意透标的会脚进行控制,目前已控制了21人。并将对不如实登记会单数、不如实申报个人资产并造成严重后果的会首;恶意透标、数额较大且回避、逃跑或故意隐瞒、私自转移资产的会首和已标会脚;被通知归案而不归案、应配合清会而不配合的会首和已标会脚;挑起事端、煽动闹事以及窝藏、包庇参会犯罪嫌疑人或为他人转移资产提供方便,应退款而不退款的有关人员等加大打击力度。

  另外,福鼎市将加强资产查处力度。对会首和已标会脚的资产采取查控措施,及时冻结有关人员银行账户,督促及时全额收回以本人或他人名义馈赠的款物、外借的资金和参与投资,并采取措施严防资产贱卖。

  福鼎市点头镇民间标会的“倒会”事件,不仅重创当地的经济,对当地的社会秩序也造成一定的影响。数年前,同属宁德地区的福安市也曾发生“倒会”事件,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有关专家认为,“倒会”事件屡禁不止敲响了民间融资的警钟。

  一名参会人员因为欠了数百万元,在被逼债的情况下跳楼自杀,一些群众将这名参与人员的尸体抬到镇里,引起比较多群众围观。还有一些人组织QQ群,通过网络途径聚集,一些会首的家被砸。

  “民间标会对群众生产生活影响很大。”杨德玲说,本来老百姓口袋里就没有多少钱,而且参加的人员大部分是中下层的群众,原来想赚点利息,现在连本金都输掉了。“好多人在大街上哭。”

  部分群众情绪激动的说,这次“倒会”的风波如果没有处理好,全镇一半以上的家庭将受影响。辛辛苦苦一辈子的积蓄就这样被吃掉,难以想象会有多少家庭会家破人亡,多少人会走上绝路。

  “我妈妈有9万块钱的血汗钱到现在一分也没有拿回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群众说,“点头是茶乡,本来群众生活都不错,这种小康的生活被几个大会首害得个个都欠债。”一位当地群众说,“老爸老妈辛苦一辈子才存那么点钱,投进标会全没了,看见他们难受的样子,我真的没办法形容,快崩溃了。”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网上输入“点头 标会”,出现了将近8万条的网页。在天涯、猫扑等网络论坛,不少网民反映,因为加入标会,造成数万、数十万元的钱要不回来。

  据了解,当前政府还处于摸底调查的阶段,主要让群众通过内部清算,还款协商进行自清自理。杨德玲说,这样做存在很大困难,因为大家都是这种心理,“别人不还给我,我也不还给别人”,现在老百姓希望政府出面,让欠钱的还钱,有财产的拍卖财产,没有财产的就去坐牢。

  “资金链断了,就存在一个清偿的问题。”陈常伍说,“很多人都是三角债,甚至多角债,如果资金少,可以先垫付,但有些多达上百万元,肯定垫付不了。”

  陈德进透露说,一名参会人员因为欠了数百万元,在被逼债的情况下跳楼自杀,一些群众将这名参与人员的尸体抬到镇里,引起比较多群众围观。还有一些人组织QQ群,通过网络途径聚集,一些会首的家被砸。

  民间标会十分复杂,许多参与人员身兼会首和会脚的双重身份,形成了许多三角债甚至多角债。政府清理存在困难,存在“死灰复燃”的可能。

  在“倒会”事件发生后,当地政府十分重视,立即介入以求妥善处理。但《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民间标会十分复杂,许多参与人员同时身兼会首和会脚的双重身份,形成了许多三角债,甚至多角债。政府清理存在困难,存在“死灰复燃”的可能。

  詹照育说,现在政府已经发布了《关于坚决制止涉及点头民间标会会首、透标会脚转移隐匿资产的通告》、《关于加快推进点头民间标会工作的新通告》,并对每个会首所建的每一单会的起讫时间、纳会金额、参会人数等信息,以及会首的财产情况进行收集登记统计。但清理民间标会肯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民间标会“倒会”影响巨大,而政府如果提前介入也面临困境。“这一、两年来,由于银行紧缩银根,贷款门槛很高,民间标会这种形式缓解了资金的压力,在利息正常的情况下,是具有积极意义的。”詹照育说,“但政府应该如何加以规范,防止这种民间融资互助演变成为非法融资活动是一个难题。”

  据福鼎市“清会办”介绍,当地政府始终关注点头镇民间集资标会治理,去年8月份点头民间集资标会个别单会难以接续、问题初露端倪之际,即主动介入、研究对策。在今年3月份茶青收购高峰期,市、乡两级党委、政府积极教育劝导群众不参与或逐渐脱身非法标会;4月份,又把治理点头镇民间集资标会“倒会”纳入重点整治范围。

  但一系列的预防措施,仍然没有能够阻止今年8月份的“倒会”。“我们希望能够实现‘软着陆’。”陈德进说,“但在已经变成非法融资的情况下,政府介入也存在顾虑,如果政府介入,标会资金链断裂,出现‘倒会’,参会人员很可能会来找政府算账。”

  在银行利息偏低、缺乏实业投资渠道的大环境下,当一些打着高利率幌子的标会出现时,对群众就会形成一定吸引力,于是形成“兴起-倒会-再兴起-更大规模倒会-新一轮兴起-再倒会”的怪圈。

  近年来,全国各地发生多起民间融资崩盘的事件。数年前,福建福安市、浙江宁海市等地也曾发生过大规模的民间标会“倒会”事件,对当地的生产生活秩序造成严重的影响。厦门大学教授陈善昂、浙江大学教授史晋川等有关专家认为,福建、浙江、广东等地民间资金充裕,应对民间标会这种民间融资形式加以严格规范和引导,防止这种现象反复发生。

  专家认为,民间标会如果仅限于互助性质,数额不大,并用于生产和生活,无可厚非。但一些标会已超出了互助性质,成为一种金钱游戏,有的已经成为会头诈骗的工具。但标会屡禁难止,在严厉的压制之下,依然有旺盛的生命力。在银行利息偏低、缺乏实业投资渠道的大环境下,当一些打着高利率幌子的标会出现时,对群众就会形成一定吸引力,于是形成“兴起-倒会-再兴起-更大规模的倒会-新的一轮兴起-再倒会”的怪圈。

  有关政府官员说,标会是一种传统的民间融资方式,一般在亲朋好友之间进行,政府也难发现。这与目前大环境有关,一方面标会作为民间融资的一种,在互信的基础上,能够到达银行信贷无法覆盖的空白领域,有效缓解了中小企业和部分民众资金紧张的局面,另一方面银行利息低,为防通货膨胀,民间富余资金寻找出路,一些人为了追求高利息,肯定也面临高风险。出了问题,就找政府解决。

  专家认为,民间标会的盛行与银行资金的紧缩有很大关系。因为中小企业以及民间创业者很难通过现有的金融渠道得到融资的满足,而福建、浙江、广东等地的民资比较充裕,所以,民间标会这种民间筹资方式才非常盛行。要从根本上消除民间标会的土壤,金融部门应加大对有关产业的扶持力度,在控制风险的基础上提高资金发放量和方便程度。

  目前,政府对于民间标会这种正规金融体系之外的民间融资尚缺乏有效的监管。专家认为,民间融资是金融体系必要的有机组成部分,政府应积极引导民间金融利率合理定价,化解当前民间借贷风险;对民间融资的管理宜疏不宜堵,不能一棍子打死,应在法律上为民间融资正名,明确民间融资的法律定位和相关法律问题,积极引导民间融资健康发展。另外,要加强对群众的宣传教育,引导群众意识到民间标会存在的风险。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